搜尋

-小小的花- little flower

暗夜中游動的精靈,在滿是灰燼的夢境里歌唱。 脆弱的瓣膜,顫慄著的不安。 憂悒之花綻放,這一切,就快要在時間的盡頭崩塌了啊。 如果世界溶解在滾燙的想念中,接下來我們一定能夠迎來新生。 總是以為,只要緊緊抓住就會一直擁有的事物,其實都轉瞬即逝。 溫柔的旋渦,那樣細膩而引人深陷。...

月之破滅

沉睡。 心中的黑暗沉睡。 伪装起来,将我唤醒吧... 日夜更替之时,收起雨伞,流血的瞳孔注视着金色喷泉,一些长久以来支撑在心间的廉价愿景散了架。 在彻底的悲哀之中,更多的真挚和纯洁被破坏,混乱和躁狂的罪恶,哽咽着破壳而出。...

disappear with the moonlight

孤独的影子 与月光一同消失了 穿过羊水中神明的画廊 一步一步踏上嵌缀着宝石的台阶 通向新的高重力区域 在那金光熠熠的彼端——圆的起点 即便知道了每一颗星星的名字 依然学不会发光 天空依然遥不可及 历时数千年的囚禁 挥霍无限的时间写下悔过书 日复一日哭泣...

缺失

脊椎 逐渐软化 直至 黑色体液 灌进翅脉 沉入 无梦的 清澈水底 浅葱绿的 光带 理性的悲哀 在一切的尽头 只有 无法回头的 异变 真正的世界到哪里去了呢? 霜冻的大地下 是 一千个 畸形的婴胎 郁金香球茎 飘浮 在半空 业余画家 所创造的 无价值画作 雪的污迹 白色墓地...

弥漫深蓝空洞

歪斜的4号电梯卡在三四层之间,生锈的厢体像一只潮湿恶心的巨大怪兽攀住墙壁。 小心翼翼穿过冰冷长廊。烛火摇曳,脚步声细腻回响,甜丝丝的气味钻进鼻腔。 坐满了人却依然透着寒意的教室里,讲桌前的人嘴唇蠕动,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它在讲话吗? 蓝白色的光穿过纱帘。我做了一个梦。...

折磨・地底的空想

1 滚烫的液体浇入植被 水汽氤氲 开始遗忘 肋骨犹被虫噬 心里全部是病态的省思 半人半兽 忧伤而恐惧 藏在深红色纱绸之后 2 流逝的时光里 纷纷的梦境飘落 晚安 晚安 (早安 早安) 收集伤心碎片 (沉沉黑暗) 如此怪异 (蓝色的海藻) 午后的雨也在梦里 遥远而模糊...

Aphrodite・啮心

一轮太阳 巨浪之声 已经被污染了 已经被污染了 但是无法毁灭 动物性的人间 奢华性的虐待 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 感官隐匿于深夜 冥想自由 情色意味的破坏 酣眠于双重梦幻 我将死去 我在死亡状态里 静悄悄分解 粪与尿的求婚仪式 绝望中战栗 快感缺失 抹除羞耻 持续贬抑...

黑暗小屋中的抽泣・超刻画

星星落入凹陷的缓慢时光 (错置的相位) 在阵痛的深渊中闪烁 月色苍凉 如何将那一天消去意义? 轻声吐露的秘密 世界于你的言语中破碎 (日复一日 重复着破碎) 重复着忏悔与呼唤 肮脏而无法消灭的瘤疤 侵聚 五月雨濡湿的天台 (穿透言语) 视线被撕开 世界本来的模样...

moon moonlight forget me

一个人在漆黑的湖边散步,潮湿的风吹过脸颊,四周是摇摆的深绿植物的剪影,低头看着自己的白色裙摆,沾满块状深褐色污渍。我行走在虚无中。肠胃空虚地翻腾着,却毫无进食的欲望。 说笑的人群让我感到怪异还有,空洞。坏掉的路灯一闪一闪,我的影子也忽隐忽现,忽隐忽现不可信的失望。这个拥挤、...

黑雾

在痛苦没有集中于一件具体的事物上时,痛苦就成了虚无。虚无的根本在于没有意义。 创作驱散虚无,也带来更多虚无。 如果说做出满意的作品,就已经无需其他,那创作本身于我而言又算什么呢,从单纯的宣泄情绪的玩具到变成衡量自我价值的标尺,我说,“它是我存在的意义,是我唯一的活过的证据。...

俯瞰的残破景象・洛希尔的提琴

在安静中,在安静无人的深渊中。 疲惫的身体连呼吸也用不上力气。 闪烁着白光,被否定的根源... 请不要逼迫我,或者杀掉我。 偿还和报答都无力亦无意义,任何一种行为只称得上是挽留。 注射进我的身体吧,带来充实的东西,把已经死去的瞬间注入身体。...

:( 2015/?/?

冷蔵庫に去年のバースデーケーキがある イチゴジュースの中に溺れたハエがある 暖かい光が頬を撫でて 君が微笑んだ 桃の木の下に、去年自殺した少女が眠っている 死んだネズミの胆汁が草地に染みる 陽の光はこんなに暖かい 美しい午後 美しいひかり

2015/7/17

熊熊火光 朦朦照亮睡夢中的船艙 白鴿與病魔 失落的鐘在異鄉敲響 三刻的土星 黃道十二宮的軌跡 草木菁菁 紅月熠熠 在夜的花圃中拾音

被消耗的可能性 2016/04/11

湖光潋滟 空白的指路牌 细纱遮罩的壁垒 一同陷落在蜜糖沼泽 碎花枯零 在喧响的另一端 晦暗春光 泪水决堤 日落碾碎了脆弱的思忆 子午线 透明的圆心 反乌托邦式爱怜 徜徉于虚与空的幻景

玻璃动物・玻璃鼓槌

污浊而不稳定,焦虑的景象连接着梦境内外。心里满满都是难以名状的愧疚。 世界以与我毫不相干的方式运转着。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只是站在那里。 我的人生大概已经结束了。“快乐”就像在自己的墓碑前唱歌。究竟是不是…我只是自以为还活着? 希望太少太轻,太脆弱。...

旧世界的炭月——梦梦梦梦梦梦梦

“因为突然闻到不可思议的花香,眨眼间发现自己竟置身于过去的温室,晶莹的蝴蝶在微光中飞舞,那一瞬间现实迅速坍塌……” 身体被空虚的力量紧紧裹挟...染上猩红的厚重云朵、枯死的树桩周围涌出的泡沫... 喉咙如此焦渴,意识深处只剩下迷惘......

风 2011/04/14

风是要夺走什么,才不顾一切的破坏。 耳中的圆舞曲与断壁残垣的景象,格格不入。 没有万丈光芒,没有神明,往事的尘埃和碎片,在失去救赎的风中掉落。 四分之三的节拍里独自舞蹈。 屏住呼吸吧,不要拆穿任何伪装。 明天,再给死去的自己默哀。

羔羊

脸 意识模糊 深空里的羔羊 神明垂怜 墨色的泪漫过堤坝 执著的不顾一切 被黑洞吞下 贪婪的诱惑 残影陨落在既定的剧本里 野蛮荒芜 你害怕无疾而终 天堂不是天堂 如若失去你 何来天堂 再盛大的梦难逃支离破碎

薄荷

傍晚降下甜腻的暗黄,聒噪而沉闷。 手指的坚硬轮廓,温暖一掠而过,定格在相片里。 天空的轰鸣,掩不住悲伤的抽噎,一路相随的星星,终于静止不动。 侧耳倾听,你的声音好远。 爱的疼痛感,在荒瘠脆弱的时间中蔓延,绽放。 不再虚无。

假人

心底的刺 慢慢磨平 对倾斜的天空也习以为常 黏稠的血液 从一端流向另一端 笨重迟缓 如此迎接着 每个初衷美好的启程 有人向我走来 有人离我而去 轮廓不清的脸庞 浸渍木然 不是[你好]、也不是[再见] 像一张白纸 什么都没有 宛如静止在世界中心 时空弯曲盘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