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忘却之地

围墙外,灯火缤纷。 穿着披风,谁的影子沿着阶梯旋转而下,丢下一路无人唤醒的黑,有时宁愿孤单多几分明丽。 点缀着翠绿荧光的飞行,轻慢妖冶,独属我一人的歌,每个发音,撼动着空气筑起的遥远。 空洞的梦,千尺深井,都是我的忘却之地。

绸月

缭绕着 死寂的浓灰色 柔软的谎言 和黏稠的悲伤 在毁灭的灿烂中 付之一炬 自此以后 你还相信吗 包裹在孤独外壳里 心的共鸣与召唤 总以为仅凭着自己的一双手 就可以扭转远方的星空 让你看到我的月亮

雨中的幻觉 2012/06/18 02:31

不断向前跑着 假装有地方要去的样子 以为这样 就可以将被温柔紧裹的残影 远远抛在身后 哪里都是不愿停下的雨 恍若静止了一般 看不见你的眼睛 看不见你 透明的每天相互重合 罩着轻纱的灯盏 穿过多重梦境 直到染成浓郁的赤红

恋人与太阳

琥珀似的骨骼 摇晃着断裂 走了好远的路 太需要歇息 吹向南方的风 揉碎了茵绿的夏 轻舞的植被透露着平和 奢幻得有点荒谬 轻易的就把一天放走 犹豫的低叹 缭绕着鬼魅般 悲伤的音调 不知道要做什么 恋人的笑颜随日落一同沉落 一片荒芜 一片狂妄 还有无尽的路途

寂静之雨

阖眼 蓝鸢尾倒悬在空中 收音机里 传来刺耳噪音 断续云层 投下细长的影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痛楚在生长 愈发清晰 任凭风雪肆虐 一番轮回 反锁的秘密 坠落着 在乐园深处锈蚀 汹涌而至 烈性的白 似巨大的钟摆 擦过地面 世界开始落雨

柔月

柔月 浅水滩里的鱼类 意象和幻听 飘忽不定 从早已忘却的自身 分裂出悲伤的情感 单一 愈发强大 往昔守护的宝物 不知散落何处 翅羽匆匆掠过 沿途的栖所 梦的雏形是脆弱 若万念俱灰 究竟还有什么 不曾变更

虚影

秋藤,灯火摇曳,生出斑痕。 下坠的夜空,寒月清辉,将睡梦压碎。 来来回回,奢幻的海潮,静默着倒数计时。 此刻,呼吸、眺望,与你相似。

冬夜

棕榈树叶,摇动着橙红色夜空。 静谧清冷,耳朵滤掉杂音。 淡淡的光照进房间,玩偶好似有了生命。 阖眼,深海里的刺荆鱼,在星丛之间游动。 无声起伏的水波,浸染每一帧的寂寞。 几番等待,才能再次重逢。 空空落落、黑白交错,双脚陷进雪地里。 [漫漫长夜...下着雪的街道...]

山崖 包裹在低吟的风中 呜啦呜啦 划出圆弧 碧绿篝火 如同迷宫之外的信号灯 指引并催眠 贪婪睡意 流连于无忧气氛 假如 炭笔的碎末 是被风化的憧憬 此刻所置身的世界 仿佛轻轻触碰 就将不复存在

属于你的我的大蟑螂

布满云翳的天空 固定在网格中 无限的梦境 缓缓注入镇定剂 繁星不再闪烁 大蟑螂垂直下落 墟墓中封闭着冬季 云层锈蚀 停滞不动 紫罗兰色的沙漠 属于尘埃的四重奏

逆向的真实

违背季节的温暖 渐渐变成燥热 终于猛烈的燃烧起来 灼黑的世界侵蚀着梦境 一层一层 愈加深入的霉败 真与假的罪恶 再没有赦免的机会 大地之上 梦瓮之中 尽是荒芜漠然

空的房间 容纳得下 至深的夜 胴体充盈洁白 映着诡谲月光 没有缀饰 没有装点 城市尽头吹来的风 歇斯底里 埋进冻土层的猫 在人们酣睡之时 便会爬出来吧 然后 摇摇晃晃 和我一同 袒露在冰雪之中 什么都没有 也没关系

缄默的模样

一模一样的缄默 下着小雪 浮华的追逐 太阳在我身边 一闪念的空缺 欲语还休 彼时午夜 不可触摸 叛变 以及发狂的病态 孤立无援 倍加困倦 祈愿 循着无形之处 囫囵吞咽 不存在的冬天 已在内心结束

末路

灰色河流 冰封住小鸟 厚重的坟墓 足以压抑所有渴盼 雪 静寂纷飞 在满月之下消融 昏沉凄冷的夜空 还剩几颗孤独的星星 在万物沉落之前 假意欢腾 无辜的梦魇残存着余温 迎接命运的尽头 [如果是最后一天的话,一定不会再犹豫了吧。]

痛楚的化身

呆望着静滞的黎明,依然不知去向。 梦,是真正具有象征意义,抑或只是搅乱的迷局。 极光,膨胀的痛楚,孤零零的等候。 沉淀得足够久,固化的厌倦凝固在面庞。 就要这样被遗忘了吧。 沉入温柔的海底,那里是远离束缚的避难所。 五时与四季叠合,假如,你可以替我哭泣...

游行与崩塌

那一刻 时间出现了裂缝 封存在躯壳之中的 却是沉默的永恒 仅仅是因为垂怜 应答着 海水漫过脚踝 透明的皮肤 仿佛仔细凝视就会消散 葡萄藤攀上月亮 极寒的绝望 沁入失去血液的心 泛黄的天角 被乌鸦的翅羽撕裂 背向而驰的夜车 开始在雾色中加速

祝福的使命

星丛沉没 愈加缓慢的步伐 追不上日月交替 远处的月光 改变不了蓝色的雾霾 云间蔷薇 一半微笑 一半流泪 握紧我的手 抱紧我 将所有晦暗抛却 平凡而庞大的祝福 一切定会焕然新生

胶着的可能性

空洞窗畔,残云好似淤青。 星光滴落在瓦砾上,连同甘甜的梦,一并熔化。 无限的宇宙,无形的分界,胶合在混乱中的抉择,并非突然或是偶然。 斑斓寂静,扭断的树尖埋落于土。 新纪元,将在你眺望的地方开始。

罪恶 2013/10/30

沉默的世界,恐惧无所遁形。 在摇摆不定的城市间,迷惘无措。 自以为洞悉了一切,其实仍旧一无所知。 为了探寻真相与幻象,决心继续走下去。 湍急的黑色河流,下游便是孤独的极乐园吧。

初春死歌 2017/03/25

我是一个电子,一个不知道自己身处实验中正被观察的孤独的电子。 现在感到深重的悲伤。 ♡ 在光线昏暗的小屋里, 深黑的窗帘之后是并不真实的世界, 魔鬼早已夺走了那个世界的太阳。 扭曲变形的迷宫不再有出口, 没有感情的兽类不再有死亡。 日记。从第5142页开始变得斑驳的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