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Yikii

俯瞰的残破景象・洛希尔的提琴


在安静中,在安静无人的深渊中。

疲惫的身体连呼吸也用不上力气。

闪烁着白光,被否定的根源...

请不要逼迫我,或者杀掉我。

偿还和报答都无力亦无意义,任何一种行为只称得上是挽留。

注射进我的身体吧,带来充实的东西,把已经死去的瞬间注入身体。

永恒存在于世的唯有早已死去的东西。把它们还给我吧。

记忆从身体剥离而去,被丢进连通地心的安静深渊。

用力去回想,闪烁着白光...

污浊的褐色液体缓缓渗透纸杯,变成输送进血管的养分。

如此疼痛,我的左臂,我的右眼,我畸形的每一部分...

不属于任何地方的梦境,被时空隔离,庇护所在梦境里以不可思议的方式瓦解。

淋上光怪陆离的颜料,混淆了确切姓名的发音。

收集动物的碎片。意识的碎片,失败的碎片,泡在血泊里的碎片,藕色的碎片。

这些碎片是否可以将我的缺口填补?

这仅仅残存于世最后的,焚毁殆尽的家,幻觉间的幻觉,怜悯。

褐色的湖面,闪烁着白光...

因愧疚而不断流泪,在泪水中彻底陷于软弱。

无限重复堆砌的相似意象,以相同的方式进行精神虐待的言语。

利箭刺入右眼眶,打碎了嵌满钻石的头颅。绝望变得欠缺情节,欠缺真实。

无论是刺鼻的肥皂泡还是一片绒毛,皆会惊醒脆弱不堪的梦境。

身体没入褐色液体...悲哀的共鸣,漂着塑料碎片和油污。

抽象的载体在深渊里被撕碎。

161262156这可能是个诅咒,既不能成为别人,也无法成为自己。

俯瞰之下,毫无意义的世界闪烁着白光...

34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折磨・地底的空想

1 滚烫的液体浇入植被 水汽氤氲 开始遗忘 肋骨犹被虫噬 心里全部是病态的省思 半人半兽 忧伤而恐惧 藏在深红色纱绸之后 2 流逝的时光里 纷纷的梦境飘落 晚安 晚安 (早安 早安) 收集伤心碎片 (沉沉黑暗) 如此怪异 (蓝色的海藻) 午后的雨也在梦里 遥远而模糊 柔弱的陷阱 (撕碎它的)无关紧要的幸福 巨大无边的梦想 (吸入)黑色漩涡 (没有明天的) 命运的奴隶 3 任何崭新的一切 都将是痛楚

风 2011/04/14

风是要夺走什么,才不顾一切的破坏。 耳中的圆舞曲与断壁残垣的景象,格格不入。 没有万丈光芒,没有神明,往事的尘埃和碎片,在失去救赎的风中掉落。 四分之三的节拍里独自舞蹈。 屏住呼吸吧,不要拆穿任何伪装。 明天,再给死去的自己默哀。

薄荷

傍晚降下甜腻的暗黄,聒噪而沉闷。 手指的坚硬轮廓,温暖一掠而过,定格在相片里。 天空的轰鸣,掩不住悲伤的抽噎,一路相随的星星,终于静止不动。 侧耳倾听,你的声音好远。 爱的疼痛感,在荒瘠脆弱的时间中蔓延,绽放。 不再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