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Yikii

旧世界的炭月——梦梦梦梦梦梦梦

更新日期:7月 19

“因为突然闻到不可思议的花香,眨眼间发现自己竟置身于过去的温室,晶莹的蝴蝶在微光中飞舞,那一瞬间现实迅速坍塌……”

身体被空虚的力量紧紧裹挟...染上猩红的厚重云朵、枯死的树桩周围涌出的泡沫...

喉咙如此焦渴,意识深处只剩下迷惘...

究竟要等到何时,这个城市才会迎来晴日的洗礼?

但是,也许在大雨中我们才能寻觅到真正的自我。




灰度高得离谱的电线杆突然闪烁了一下,然后消失了,与此同时周围的地表开始改变颜色...雪从地表渗出...今晚是冬天。






✿✿✿点燃了一根香烟。天花板附近的水母因为烟雾迅速干瘪死去。这里是时间监狱的第5个队列,它被囚禁在2051年10月24日夜里11时整到11时59分之间。也就是说,它永远也无法再迎来第二天——它诞生的日子。92105完全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在这段无尽循环的时间,它的所有121个亲友相继死去。在11时58分到来的时候,异样的月光照亮它的全身,蓝色的墙壁上留下一道道灼烧的痕迹,仔细辨认会发现那正是✿✿✿的自画像。✿✿✿是个画家——当然是在它出生之后。所有那些它“曾经”创作出来的东西,都已经被替代它诞生于世的生物夺取了全部的所有权。





望不到边际的一切

漆黑无比

漆黑之中 望不到边际

水 融化了泪滴

我的呼吸 很微弱

安静 浮游在梦里

忘却了自己

记忆里 广阔的天际

漆黑和死寂


这个世界由水构成,被水填满、被水摧毁。水底满是扭曲而尖锐的金属。83摄氏度的水温,我听到她在唱歌。我的身上绑着铅块沉入水底,我的身体被数十根金属尖刺贯穿,听着在附近游动的她小声哼唱。

有的时候宁愿没有光,因为清楚得看到一切的痛苦,一定比现在多上数十倍。





这些是第一重世界的真实碎片。



✿✿

天色昏暗,几乎没有风,“安静得像在梦里。”我想到。道路两侧低矮的鹅形灌木丛结出了一团团鲜红的果实,落在地面的几颗被人踩碎,宛若一小滩血。我低头看着路面,缓慢的挪动步伐,前方是绵延到灰色的虚空仿佛没有尽头的,一模一样刷上了白色X形的柏油路。忍耐着肉体的疼痛,在最后的时光里只有奇异的平静。再也得不到任何原谅了,没有机会弥补了。这样的方式,称不上是救赎甚至是对所有人而言都十分残忍的惩罚。

呼吸越来越费力,我扶住课桌边缘勉强支撑住身体。“你是头痛吗?又不舒服了?”影子F问到,“没事,老样子。”我小声回答。

虽然是来学校跟同学们道别,但是在吵闹的课间休息时间几乎没人注意到我。我不觉得孤独。

胸腔仿佛燃烧着一团火,在试图耗尽它的能量。

“等这团火熄灭,我也将离开这个世界。”这样想着,我看到妈妈站在交叉路口撑着伞等候着,妈妈的模样模糊不清,但可以肯定那是微笑。

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慢慢下起了雨。深蓝色的伞面暂时挡住了沉重的天空。

提前打烊的面包店门口飘出香甜的气息。明天就是炭月的节日了。与其说是节日,不如说是进行毫无意义的祈福,灾厄若要降临,谁也不能阻止。仿佛是为了应和我的想法,目光所停留的一小团膨胀果实“吱”的一声,不易察觉的变成了嫩绿色。

已经是能够自由地感受这个胡乱拼凑的世界的最后一天了吧。医生想得还是太乐观了…“妈妈,我要先休息一下…”我虚弱的挤出几个字然后便晕过去了。

没有妈妈。


——永恒的烈火地狱。

每个悲哀的决定,都在不断把我的前路切断。而现在我哪里也不在,最重要的是不在被所有人唾弃的时空。我终于可以愉快一些了,尽管我享受不了太久愉快的日子。我马上就要死了,但是我很满意这样的结局。

✿✿

所有人躲在自己家中。门上全部贴满了横七竖八的黑色胶带。大量透明胶基生命体在肆意破坏着街道。所经之处皆被腐蚀掉颜色。仅有的光亮是点燃的篝火。火光开始燃烧,胶基生命体感受到热量,分裂着涌入春天的森林。

真的有声音吗…?

...潺潺乐音...或许仅仅是脑内的旋律…高音区的无调性幻听和阵阵令人眩晕的耳鸣...

上弦月也在分裂,两个、三个…突然整片天穹碎裂,月亮消失。

这是最后的警告。

胶基生命体开始杀戮。

天空落下滴滴答答的粘液,透明粘液用最柔软的力量使城市窒息。肉屑铺成了无色的路。

这时候一道闪电照亮布满裂纹的天空——没有雷声。

天空再次出现了异象...

✿✿✿在巴士上,刹车失灵,掉进大海。

✿✿✿在巴士上,刹车失灵,掉进大海。

✿✿✿在巴士上,刹车失灵,掉进大海。

✿✿✿在巴士上,刹车失灵,掉进大海。

✿✿✿在巴士上,刹车失灵,掉进大海。

✿✿✿在巴士上,刹车失灵,掉进大海。

✿✿✿在巴士上,刹车失灵,掉进大海。

✿✿✿

暖黄色的路灯下,来来往往懒散的人。冷却下来的空气里飘着呛人的烟,一瞬间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再一眨眼,就能看到朦胧夜色里盛开的纯白木兰花...

*察觉到一些令人心碎的细节。

它用力踩了一脚发出巨大噪音的扫地机器人。

“就像还在昨天的梦里。但是只留下我还在梦里,除了我以外,什么都不在了。下一次…就算在梦里也会清醒地意识到那些…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吧。”我的心猛地一沉,周遭的建筑物随之轰然倒塌。

“如果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爱你的话。你就会消失。”

我看着自己半透明的手掌。在不断溢出的泪水里,手掌的轮廓渐渐消失了。


她露出了微笑。

“真想立刻消失啊。”她坐在缓慢行进的火车上。几十个座位,只有她一个人。她想去一个可以拯救她、治愈她的地方。穿过这片淡紫色花田,在冬天前抵达——那个可以治好她的残病身体的国度。

因为在梦里。每天有随机五句话会成真。

正午时分,烈日当空…她的粉末灌满了半个车厢,泛着蓝紫色微光的粉末沿途飘出窗外…融入落樱之中...

午后刺眼的阳光让一切事物都褪了色。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每次试图去重现梦境,就会发现缺少太多细节。

“我究竟是不是在梦里?”

“这里的街景好熟悉,但是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一点头绪也没有…”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她又注意到了路中心有一个小小的白色雕像。

“这是一只小猫坐在地上的雕像…”她不知道是猜测在前还是...她在想到的那一刻,眼前就浮现出了实在的物体。

她小心地绕过雕像。

不知疲惫的在这仿佛是无尽循环的迷宫之中,不停骑行。

突然红灯出现。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凭空出现的汽车撞飞了。

她躺在逃生舱里,抽动着身体,泪流满面。

✿✿

只要音乐声稍有停止,哪怕只有短暂的几秒钟,也会瞬间陷入巨大的悲痛中。

小雪中夹杂着小颗的流星,一道道光亮时不时从窗外划过。

地板开始变软…塌陷...依然是相同的循环了无数次的音乐。

在音乐声中外面的世界变得好寂静…就好像从来没有我存在过一样。

玻璃雪球中的大雪从未停止…


28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弥漫深蓝空洞

歪斜的4号电梯卡在三四层之间,生锈的厢体像一只潮湿恶心的巨大怪兽攀住墙壁。 小心翼翼穿过冰冷长廊。烛火摇曳,脚步声细腻回响,甜丝丝的气味钻进鼻腔。 坐满了人却依然透着寒意的教室里,讲桌前的人嘴唇蠕动,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它在讲话吗? 蓝白色的光穿过纱帘。我做了一个梦。 举起一杯夏布利酒。眼泪涌出,释放出大量空虚。胸口剧烈起伏,一瞬间的头晕目眩,让我开始分辨不出方向。 不过千万次重复中平凡的一夜,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