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Yikii

玻璃动物・玻璃鼓槌


污浊而不稳定,焦虑的景象连接着梦境内外。心里满满都是难以名状的愧疚。

世界以与我毫不相干的方式运转着。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只是站在那里。

我的人生大概已经结束了。“快乐”就像在自己的墓碑前唱歌。究竟是不是…我只是自以为还活着?

希望太少太轻,太脆弱。

就算我能飞,也可能在抓到那只已经飞得太高的气球之前,就被太阳熔化了。

忧郁会沉积在温暖的阳光里。

得不到原谅,也不会有救赎。

仿佛活在监狱中,把自己囚困起来的每一天,过去与未来相互交错,任何一个瞬间都不够真实。

树叶掉光了,大雪纷纷而至,我的花在盛开。但花也在悄悄腐烂。腐臭的花海,从我的监狱里向外蔓延。

最终一切都会枯萎、分解,消逝。

永远是一片寂静澄澈的黑夜,我和我的花,在甜蜜梦乡的深处。

17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moon moonlight forget me

一个人在漆黑的湖边散步,潮湿的风吹过脸颊,四周是摇摆的深绿植物的剪影,低头看着自己的白色裙摆,沾满块状深褐色污渍。我行走在虚无中。肠胃空虚地翻腾着,却毫无进食的欲望。 说笑的人群让我感到怪异还有,空洞。坏掉的路灯一闪一闪,我的影子也忽隐忽现,忽隐忽现不可信的失望。这个拥挤、过度拥挤的OUTSIDE,就像一个病态的噩梦,扩张的想象力就像致死的病毒一样伤害真实。 未知世界宛如漂满腐臭物的大海一样,在这

黑雾

在痛苦没有集中于一件具体的事物上时,痛苦就成了虚无。虚无的根本在于没有意义。 创作驱散虚无,也带来更多虚无。 如果说做出满意的作品,就已经无需其他,那创作本身于我而言又算什么呢,从单纯的宣泄情绪的玩具到变成衡量自我价值的标尺,我说,“它是我存在的意义,是我唯一的活过的证据。”但我从来也没有做出一个完美的作品。在不间断的自我怀疑与自我嫌弃中,实际上只留下了虚无。 不仅仅是今天吃下的华夫饼和草莓是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