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痛楚的化身

呆望着静滞的黎明,依然不知去向。

梦,是真正具有象征意义,抑或只是搅乱的迷局。

极光,膨胀的痛楚,孤零零的等候。

沉淀得足够久,固化的厌倦凝固在面庞。

就要这样被遗忘了吧。

沉入温柔的海底,那里是远离束缚的避难所。

五时与四季叠合,假如,你可以替我哭泣...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许多正三角形在空中轻晃 梦的森林被限制在影的波纹里 条理清晰地恶化 破碎细微的声音反复着 成为它们的回避 天地低语 追赶着燃烧的潮汐 死去灰鸽存在的夜幕 使时间凌乱恍惚 老旧砖房忽明忽暗 所有槐花已落尽 今日之后,放任真相远去吧 无目的,也无意义 荣誉和放逐 以艺术揭示空虚 以称赞揭示荒芜 不被允许拥有梦想 也不许异想天开 整日站得笔直 丝毫不敢松懈 所有被销毁的篇章 在何处安息?

一粒玛瑙 摆在瓷盘正中 制造出小片 血红倒影 我的耳朵还在山冈 聆听着 毫无遮拦的天空

奈何没有雨 像暗黄胶片的日暮 布匹没有半点光彩 受尽虐待 失去所有觉察的动机 时间若能换来消瘦的宁静 不会飞的麻雀回到河流里 还是那墙壁 拖拽着影之战马 放逐号角应答着几百次日出的召唤 从未迟来 垂柳与臭水沟相伴 幽晦仍可以持续占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