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Yikii

月之破滅

沉睡。

心中的黑暗沉睡。

伪装起来,将我唤醒吧...

日夜更替之时,收起雨伞,流血的瞳孔注视着金色喷泉,一些长久以来支撑在心间的廉价愿景散了架。

在彻底的悲哀之中,更多的真挚和纯洁被破坏,混乱和躁狂的罪恶,哽咽着破壳而出。

道路被无形的墙和怜悯拦截,时间自顾自流逝,刽子手失去了冒险的欲望。

地面中央深陷,裸露在外一个可怕的大洞,螺旋向下的茫然召唤着我。日常万物的空虚汇聚于此,齐齐奏响“疏离”的共鸣,任凭自己落入这样的空虚,便能抵销所有痛苦。

带着暖意的春风吹入房间,一瞬涌上心头的是不知来自何处的回忆,那是在天台上摇荡起生锈的秋千,心里的悲伤像是要将我吞噬,我再也说不上来一个字,发不出一点声音。

有时候我盼望着收到一封信,一封来自陌生空间的信,我渴望着阅读的跳出已​​存框架的文字,渴望知道除此以外的任何形式的可能性,不可预料的奇迹零零落落...

孤独的雨打湿了月亮的谱面,我咬紧嘴唇,思索着冷漠和消极,更加“不幸”的东西,像云朵消散,梦里的云滚落脚边,又变成一朵朵枯皱的花。

在短暂的清醒时刻,灼热的泪滴混着浑浊的饮料被灌进喉咙,远离真实世间发生的故事,绵密音符、骤降的气温缠绕着摆脱记忆的气味,驻足片刻又将幻梦抢走。

未曾汇合就已渐行渐远,远来不及达到纯粹。窗框里的山川,依然是千万意象中——最可怜的落空。

我飞离地面,冲向紧紧缩起的夜空,灯火死寂成为小小的光点。扇动着血红的羽翼,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境,这是一个不能去死、也不能活着的梦境而已。光点缓缓升起向我靠近,我张开双臂试图去拥抱脚下的虚无,沉重的感受压迫着胸口...

脱下飞行服,再次回到错误的小路。

我在一个不是这里也不是那里,什么也不是的地方。我在一个不存在的地方,我明白这就是一种消失,缓慢而悲伤,断断续续若即若离,而后被时间遗忘。真正的消失。

46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蔚蓝动物园

歌颂月光枯糜之地 音律如炼狱般单调 空虚的低频涌动 乌有之物撞击着肋骨 水银滑落 掀起恍惘与惊恐 一触即碎的浅薄 灌满鲜艳的池塘 如此急切地闪烁 闪烁 到最终丧失意义 一次又一次星群被绞死 恐怖眩晕 花的茧房吸入所有寒冷 蔚蓝灾难平息 寂寥 渴望已久的墓碑在此刻 竖立

抄袭者

失语的索取者对着晴空敞开双臂 大片铅云预言 它所经之处的污秽 它的眼睛生来是为了审视 它的嘴巴生来是为了审视后 捏造不实之物 为了远离它的家园 阴燃的血海 空虚的汪洋 苦痛之魂 它是谁? 变形的手指攀住任何突起的棱角 向上 向上 “这是我的手 这是我的手 皮肉脱尽 这是我的手啊” 它汩汩冒着血的眼睛 痴恶地凝视着 那因它 而愈来愈阴郁的天空 它贪婪享用着不属于它的力量 强撑着易碎骨架 怎堪重回它的

掘探奇异 滤过庸常 宇宙射线、地质变迁 摇荡着陌生 神龛旁呼啸而来 滚落泪珠 秋雨画满庭院 浸饱萧寂 花 紧聚水中央 荧荧天火漫舞后淡忘 欲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