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月之破滅

沉睡。

心中的黑暗沉睡。

伪装起来,将我唤醒吧...

日夜更替之时,收起雨伞,流血的瞳孔注视着金色喷泉,一些长久以来支撑在心间的廉价愿景散了架。

在彻底的悲哀之中,更多的真挚和纯洁被破坏,混乱和躁狂的罪恶,哽咽着破壳而出。

道路被无形的墙和怜悯拦截,时间自顾自流逝,刽子手失去了冒险的欲望。

地面中央深陷,裸露在外一个可怕的大洞,螺旋向下的茫然召唤着我。日常万物的空虚汇聚于此,齐齐奏响“疏离”的共鸣,任凭自己落入这样的空虚,便能抵销所有痛苦。

带着暖意的春风吹入房间,一瞬涌上心头的是不知来自何处的回忆,那是在天台上摇荡起生锈的秋千,心里的悲伤像是要将我吞噬,我再也说不上来一个字,发不出一点声音。

有时候我盼望着收到一封信,一封来自陌生空间的信,我渴望着阅读的跳出已​​存框架的文字,渴望知道除此以外的任何形式的可能性,不可预料的奇迹零零落落...

孤独的雨打湿了月亮的谱面,我咬紧嘴唇,思索着冷漠和消极,更加“不幸”的东西,像云朵消散,梦里的云滚落脚边,又变成一朵朵枯皱的花。

在短暂的清醒时刻,灼热的泪滴混着浑浊的饮料被灌进喉咙,远离真实世间发生的故事,绵密音符、骤降的气温缠绕着摆脱记忆的气味,驻足片刻又将幻梦抢走。

未曾汇合就已渐行渐远,远来不及达到纯粹。窗框里的山川,依然是千万意象中——最可怜的落空。

我飞离地面,冲向紧紧缩起的夜空,灯火死寂成为小小的光点。扇动着血红的羽翼,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境,这是一个不能去死、也不能活着的梦境而已。光点缓缓升起向我靠近,我张开双臂试图去拥抱脚下的虚无,沉重的感受压迫着胸口...

脱下飞行服,再次回到错误的小路。

我在一个不是这里也不是那里,什么也不是的地方。我在一个不存在的地方,我明白这就是一种消失,缓慢而悲伤,断断续续若即若离,而后被时间遗忘。真正的消失。

37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闪回树

爆竹 焦油 大气层 蓝宝石的拟境 散射光球将温度降至最低 我看到铁索、尖钩和透明纤维上的水珠 它们一掠而过 随后又是无尽的黑暗 垂直岩壁 斩断秩序和束缚 下面是 更加自由的世界吗? 一种没有缘由的悲凉自心底升起 这仿佛就是最后的弥留时刻 我哽咽着再也发不出声音 钻石网捕捉到千亿只虫蛹 巨型黑色碎块充斥着天空 那像是你瞳孔之中 沉积的病痛 浊日高悬照耀着水洼 殊相异色 燃烧的骨鸟翻越高山 只是因为害

镜之羽衣

驾驶梦中的水晶飞行器 穿梭在断裂的高楼间 一簇簇电线扎进水红与紫藤的天空 没有月亮没有星星 天空在机翼的触碰下剧烈闪烁

摧毁

逐渐消失的,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与世界的连结。 与外界的交流压缩到极限,在自我的庇护所里消耗着最后的不可再生能源。 时间在我周围停滞不前,巨变的世界疮痍满目。我在真空的恐惧中被推向边缘,被吞入死寂。 无法离开巢穴的幼虫,一生被困在无光牢狱,也终将葬身此地。 从一开始便是定局,与黑暗融为一体是唯一的决择。 仅仅只剩下进食一件事,让我有活着的实感。食物的香气带来的短暂愉悦,却随着肚子被填饱迅速消失,紧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