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月之破滅

沉睡。

心中的黑暗沉睡。

伪装起来,将我唤醒吧...

日夜更替之时,收起雨伞,流血的瞳孔注视着金色喷泉,一些长久以来支撑在心间的廉价愿景散了架。

在彻底的悲哀之中,更多的真挚和纯洁被破坏,混乱和躁狂的罪恶,哽咽着破壳而出。

道路被无形的墙和怜悯拦截,时间自顾自流逝,刽子手失去了冒险的欲望。

地面中央深陷,裸露在外一个可怕的大洞,螺旋向下的茫然召唤着我。日常万物的空虚汇聚于此,齐齐奏响“疏离”的共鸣,任凭自己落入这样的空虚,便能抵销所有痛苦。

带着暖意的春风吹入房间,一瞬涌上心头的是不知来自何处的回忆,那是在天台上摇荡起生锈的秋千,心里的悲伤像是要将我吞噬,我再也说不上来一个字,发不出一点声音。

有时候我盼望着收到一封信,一封来自陌生空间的信,我渴望着阅读的跳出已​​存框架的文字,渴望知道除此以外的任何形式的可能性,不可预料的奇迹零零落落...

孤独的雨打湿了月亮的谱面,我咬紧嘴唇,思索着冷漠和消极,更加“不幸”的东西,像云朵消散,梦里的云滚落脚边,又变成一朵朵枯皱的花。

在短暂的清醒时刻,灼热的泪滴混着浑浊的饮料被灌进喉咙,远离真实世间发生的故事,绵密音符、骤降的气温缠绕着摆脱记忆的气味,驻足片刻又将幻梦抢走。

未曾汇合就已渐行渐远,远来不及达到纯粹。窗框里的山川,依然是千万意象中——最可怜的落空。

我飞离地面,冲向紧紧缩起的夜空,灯火死寂成为小小的光点。扇动着血红的羽翼,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境,这是一个不能去死、也不能活着的梦境而已。光点缓缓升起向我靠近,我张开双臂试图去拥抱脚下的虚无,沉重的感受压迫着胸口...

脱下飞行服,再次回到错误的小路。

我在一个不是这里也不是那里,什么也不是的地方。我在一个不存在的地方,我明白这就是一种消失,缓慢而悲伤,断断续续若即若离,而后被时间遗忘。真正的消失。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许多正三角形在空中轻晃 梦的森林被限制在影的波纹里 条理清晰地恶化 破碎细微的声音反复着 成为它们的回避 天地低语 追赶着燃烧的潮汐 死去灰鸽存在的夜幕 使时间凌乱恍惚 老旧砖房忽明忽暗 所有槐花已落尽 今日之后,放任真相远去吧 无目的,也无意义 荣誉和放逐 以艺术揭示空虚 以称赞揭示荒芜 不被允许拥有梦想 也不许异想天开 整日站得笔直 丝毫不敢松懈 所有被销毁的篇章 在何处安息?

一粒玛瑙 摆在瓷盘正中 制造出小片 血红倒影 我的耳朵还在山冈 聆听着 毫无遮拦的天空

奈何没有雨 像暗黄胶片的日暮 布匹没有半点光彩 受尽虐待 失去所有觉察的动机 时间若能换来消瘦的宁静 不会飞的麻雀回到河流里 还是那墙壁 拖拽着影之战马 放逐号角应答着几百次日出的召唤 从未迟来 垂柳与臭水沟相伴 幽晦仍可以持续占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