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ikii

缺失

脊椎 逐渐软化 直至 黑色体液 灌进翅脉

沉入 无梦的 清澈水底

浅葱绿的 光带 理性的悲哀

在一切的尽头 只有 无法回头的 异变

真正的世界到哪里去了呢?

霜冻的大地下 是 一千个 畸形的婴胎

郁金香球茎 飘浮 在半空

业余画家 所创造的 无价值画作

雪的污迹 白色墓地

精致的玫瑰色贝壳 褐色的梨

鹥緫之影 触碰到 受损的恐惧

加速行进 越过屋顶

交错的意识 闪烁在谬误中

真正的世界到哪里去了呢?

23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抄袭者

失语的索取者对着晴空敞开双臂 大片铅云预言 它所经之处的污秽 它的眼睛生来是为了审视 它的嘴巴生来是为了审视后 捏造不实之物 为了远离它的家园 阴燃的血海 空虚的汪洋 苦痛之魂 它是谁? 变形的手指攀住任何突起的棱角 向上 向上 “这是我的手 这是我的手 皮肉脱尽 这是我的手啊” 它汩汩冒着血的眼睛 痴恶地凝视着 那因它 而愈来愈阴郁的天空 它贪婪享用着不属于它的力量 强撑着易碎骨架 怎堪重回它的

掘探奇异 滤过庸常 宇宙射线、地质变迁 摇荡着陌生 神龛旁呼啸而来 滚落泪珠 秋雨画满庭院 浸饱萧寂 花 紧聚水中央 荧荧天火漫舞后淡忘 欲毁于一旦

重新定义憧憬 憧憬内侧是墟墓 暗无天日的追逐 水分子预测 短笛的游移声波 浅淡的银烛光照亮镜子 迷失 迷失在厌恶的旷野 自我解体 世界滑入绝望的狭管 对抗时间的流逝 对抗空虚在其中诞生 终结之前 不知永远